心詩如蓮(二)
■ 文/華東藏.學佛成長之路

一日讀《心經》時,默吟「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」突然頸上「惱」袋一聲爆粟響。

「是了!我的苦惱不過是『記憶』作祟!當年的傷心是因緣所成,現今因滅緣盡早已不復存在;但心頭的傷痕由色受想行,深植識田,我不過是反複拿第二支箭傷害自己!奇哉奇哉!」

就此二十年的恩怨情仇,一切自性歸空。我沒有一笑泯恩仇的快感,但有一抹微笑漾在心田,心蓮如詩般吟詠著自在法味……。

突然了悟,外在的人事物不過只是助緣,觸動識田原來的煩惱種子發芽罷了,干外境何事?是以有敵意故思仇對,有眾生方興慈悲。無對無待,閒人一個,方享山林真樂。從此,我跟大自然近了,卻跟人遠了。

一個人,面對著氤氳冉冉的熱茶,思索著人生的滋味時,是那麼地平凡。當他還是翻騰於自我的侷限時,他便連棵樹也不如,樹的取與予,不著相;連那風也不如,風的旅行,無心;連那雲也不如,雲聚雲散,雲散縹緲,亦無取亦無捨、不亂不整不礙於空……於是,我愛上了「空相」。

二十一個「無」字映現於《心經》中,徹底滿足我小小的孤獨的心靈。恍惚在時空縫隙中,影現前世的紅瓦廳舍、八角窗櫺,這一屋一隅、一桌一廊,長廊漫行、落日斜映的光景仍深印在腦海中。一顆滿載著過去愛恨情仇與瀟灑解脫的心,怎能輕易地被他人了解?但是只有「無」看得懂我的孤獨。

我收斂了世俗流與意識流,刻意走向山林。否定世俗的男歡女愛,厭棄七情中揮之不去的六欲。從至高的角度俯瞰,人間的恩情又算什麼?色即是空啊……呵!五蘊構築的人身、情義、欲望、事業,最後終將瓦解,我又執著什麼、堅持什麼?於是,白駒過隙之中,我隨便地考了聯考、呼弄了感情,在大學學堂,我主修佛學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lin691168 的頭像
drlin691168

林嘉發全方位中醫診所.身心靈整合中心

drlin691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